书单:打开一本书,慢煮生活,诗意人生_梅丽德丝

书单:打开一本书,慢煮生活,诗意人生_梅丽德丝
原标题:书单:打开一本书,慢煮生活,诗意人生 1. 《父后七日》 作者: 刘梓洁 一场为期七天的葬礼,各种匪夷所思,庸俗繁琐的葬仪,儿女们的悲伤慢慢变得麻木,而思念却在不断膨胀,在独自安静一人时猛的刺痛你。 一幕幕回想,没有张扬,没有痛哭。在默默之间将父子和父女间宝贵的亲情弥漫出来。 父后某年某日。儿子依然在夜市工作,天下着雨,那般凄清。女儿在候机厅,因半秒钟的念头,而痛哭一个半小时。思念是一种病,无法医治,不知不觉间变重,来时没有征兆,如长流细水般流过我们的一生。 这部作品,是可以与灵魂对话的,他所展示给读者的内容足以击中灵魂。父亲扮演了太多的角色,在人生中出现得最早,却总因各种原因离开,作为儿女,虽百般不舍,亦无可奈何。一口气读完这篇文章,只是没想到到最后,还是以眼泪收场。生命的短暂,虽然早已预料到,但真的到了离别的时刻,还是有太多的不甘。 2. 《一切都没那么糟》 作者: 易懿 书中记录作者与父母用90天旅行28个国家,游历60余座城市,分享途中见闻,手边美食,眼中美景,心中感悟。她在阿姆斯特丹看梵高的画作,到比利时吃巧克力,在维也纳“邂逅”茜茜公主,到布拉格听颂歌,她甚至还去了乔斯坦·贾德所在的奥斯陆……如果没有看作者简介没有仔细读文本内容,相信很多人都会以为,啊,一个有钱有闲的姑娘在晒出游美食时尚照了。 与很多年轻漂亮的女孩不同的是,她是一个高位截瘫患者。大学毕业即将赴英留学之际,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让她高位截瘫,脖子以下都不能动,《一切都没那么糟》20余万字是用她仅能活动的小拇指一个字一个字敲出来的,那双练过书法写得一手好字的手,可能再也无法握笔。 医生说,你瘫痪了;她说,好;医生说,你永远站不起来了;她说,好;医生说,你大小便失禁生活不能自理;她说,好;医生说,你要注意随时可能出现的并发症,危及生命;她说,好……即便跌落人生谷底,她没有逃避,也没有放弃,而是用坚韧的毅力寻找生活的希望。她四肢瘫痪,坚持用仅能活动的小拇指练习打字,她写下的博文、短评、游记、歌词达30余万字;她在网络社区发表的文章起无数年轻人的共鸣;她的故事给8500万伤友带去温暖。 她和年过半百的父母,克服了种种不便,90天穷游欧洲60余座城市。是逃避,还是告别?这已不重要,重要的是这段另类“侣行”,给我们带来了爱、勇气、信念与力量。她还说:“我必须得承认我是幸运的,有一对伟大的父母在保全我第二次生命的前提下、在承受了身为父母最撕心裂肺的伤痛之后,还有心力满足我曾经的期待。如今我还可以坐在轮椅上,还可以来到万里之外的国度,呼吸着完全不一样的空气,即便是有万千的坎坷和哀伤,都没有理由再抱怨什么。生活其实给予过我太多,但我之前却明白得太少。” 3. 《学着说再见》 作者: [美]萝瑞?弗兰克尔 萨姆是个天才程序员,凭借着配对程序,他几乎不费吹灰之力找到的他“缪斯”——梅丽德丝。但外婆的身故令梅丽德丝意志消沉,萨姆为了让梅丽德丝快乐起来,他利用女友和外婆的过往信件,开发程序让外婆与女友通信,继而又发展到视频影像。梅丽德丝的表哥戴希尔发现了这个程序的卖点,并成功说服萨姆和梅丽德丝将该程序升级为“重生”而作商业之用。因为“重生”,萨姆、梅丽德丝和戴希尔在获得金钱回报的同时,也受到了伦理的挑战:首先是来自于是否有权利用死亡来获取金钱回报;接着是濒临死亡的孩子父母利用“重生”来获取孩子的最后只言片语以便得到死后的慰藉;还有无法抑制情绪的当事人一遍一遍地告知“虚拟对象”的死亡事实…… 当梅丽德丝决定与父母和解,好好用实际行动和外婆告别时,意外却带走了梅丽德丝的生命。一直以来作为程序发明者、梅丽支持者的萨姆第一次以当事人的身份面对“重生”,寻找寄托和慰藉。他终于感同身受地了解到了“失去”的冰冷以及“死亡”的无助,即便是程序编写者,他也无法抑制地告诉那个“梅丽德丝”的死亡事实,他也不可免俗地沉浸在爱人离开的绝望之中。因为“梅丽德丝”了解“重生”的运转,萨姆在电子邮件中逐渐恢复,并借由父亲的开导,尝试与“梅丽德丝”告别。 每个人应该都曾经有过和人分离的经历,或因为亲友逝去,或因为爱人诀别,或因为友谊消逝,相信所有人在那时都曾经希望能有类似“重生”的软件帮助自己从悲伤中得到慰藉,但和过去保有联系并不能从悲伤和绝望中快乐起来,更严重的是,因为有希望和期待,反而让自己强化在那时的记忆,结果变得更加痛苦和无益,最好的佐证便是分手后对前男(女)友以各种名义的死缠烂打。当面对不可逆转的话题,比如爱情,失去和死亡时,我们究竟应该如何做,我想萨姆的父亲给出了一个很好的答案:“伤心,大哭,摔东西,想难过的时候就难过。去见见朋友、家人和爱你的人,尽情地悲伤,这才是正确的方式。 萨姆,它不需要什么高科技,你周围有这么多人陪伴你。千万年来,大家都是这样发泄的。”是的,为什么不诚实地面对自己的情感,为什么非要挤出假装的快乐呢,如果悲伤和发泄能让心里好受的话,那就做吧。就像萨姆之后自己说的,“我开始慢慢领悟到这一点,最后的最后,我们都会放下的。我们之所以会放下,不是因为我们准备好了,不是因为我们不再伤心了,也不是因为我们悲伤过后,接受了现实,往前看了——我们永远都不会往前看。我们其实并不是放下,而是已经抓不住了。”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You may also like...

Popular Posts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